资道点啥

【雷磊】生死边缘(上) 【明日边缘梗】

  本来是看了这一期被雷磊虐成渣了,想虐颜王的,结果写完了我都不知道是在虐谁了……

***********

  孙红雷不知这是第几次看到黄磊被吊在十米外的树上了,他甚至能闭着眼睛就能描述出所有细节。

  那些人用的是麻绳,一头是整齐的切口而另一头有些抽丝,他们将他双手在背后捆住,多余的部分在腰上绕了两圈,再伸向悬崖边那棵树的树冠里,然后从另一头垂下来,在树干上打了个水手结。结结实实的,无法逃脱。炸药就堆在树根,五十秒后,那里会升腾出一片火光,以及大片大片的顺着海风扑向他们的烟。

  孙红雷必须看着,那些人的枪抵在他的头上,他不能闭眼睛,于是就只得任由烟尘一次一次刺痛了他的泪腺。他还不能堵耳朵,不能抬手,黄磊的最后一句话,从来不会变,这么多次,连语调孙红雷都能背下来了。

  “为什么是我,红雷你为什么不救救我,咱俩那么多年,我对你那么……”

  最后一点他总是听不到,机器启动声总是将它盖过去,他只能看到黄磊在风和烟尘中飞起来的碎发,以及他那双直盯着他的眼睛。黄磊的眼睛大,情绪总是再怎么藏也藏不住,过去孙红雷常常会拿这打趣他。

  他还在猜,“我对你这么……”之后是什么,他试过让那些人晚点动手,让黄磊把话说完,不过温柔的一次没有用,恐吓的一次结果是他被爆了头,事情又重新从黄磊挣扎着被绑开始了。

  也许那后面是“好”,“我对你这么好”,孙红雷猜测,像是黄磊会说的话,那也是事实。他俩认识二十年了*,哪怕是这两个月的冷战期间,黄磊对他也从来都是“好”,甚至比好还要好。

  那些人的倒计时开始了,孙红雷带着耳鸣走向那片火光,他在焦灼外围坐下,没理会黄渤他们的呼唤,十二秒之后,黄渤会放弃叫他,带着剩下的人跑向海岛东,十七分钟后他们会触及陷阱,整个海岛爆炸。紧接着一切再从头开始。

  这是孙红雷第五次坐在原地选择不做任何行动了,他在海岛的各个方向都做过勘察,独自一人或者说服整个团队,他们最长的一次撑了九十六分钟,但仍旧没有找到任何救援线索。

  海岛再次震动起来,死亡来临的第一次是痛苦和崩溃,第二次是不堪忍受,等到了孙红雷经历的次数,他只是想着摆好姿势让石块直接砸到头上,先碾过大腿再击中胸口的话,死得可就有些疼了。

  孙红雷睁开眼睛,黄磊还在挣扎,他身后侧的张艺兴开始不忍啜泣了。投出一个人死亡,他们就会得到一次求生的机会。这里只有一个人能活,找到救生点,就是下一轮的死亡投票。他们有十四次到达过下一个救生点,第二个人是张艺兴,有三次到达过第三个,是黄渤。

  孙红雷不知道为什么大家每次都是第一次经历一样,唯独他带着所有记忆不断复活重来,不断看着黄磊一次次死在他面前,质问他,为什么你会投我死。

  这次他调整的姿势有点不对,从山上滚落的石块先压过他的左臂,他痛苦的闷哼了十七秒,接着被另一块大石头结束了性命。

  孙红雷睁开眼睛。

  【张艺兴 黄  】

  眼前是张白纸,他手里握着决定谁去死的笔。

  孙红雷有些没反应过来,他抬起头看了看四周,身前是握着枪的那些人,身后是他的四个朋友,还有,还没被绑起来的黄磊。他看着他,眼里还没有质问和绝望,只是哀求。

  黄磊太聪明了,他也许会抢占他们的生存资源。在他第一次死亡重启开始之前,孙红雷这么想着,他写下了他最熟悉人的名字。他最懂他了,他对他最好了,他会原谅他的。

  【黄渤】

  孙红雷深吸了一口气,他的手腕控制不住颤抖,“渤”字几乎黑成一团。对谁愧疚他已经不知道了,但他想救救黄磊。

  票数重复,黄磊和张艺兴各四票。

  悬崖边的大树上这回吊了两个人。

  “还好……”黄磊在绳子绕过手腕的时候冲孙红雷笑了笑,右边嘴角向上微微挑,像极了他刚认识他那会儿。那时候的黄磊还留着长发,还没戒烟,还瘦得他一只手臂就能揽过腰来,做饭还没那么好吃,对他有了不满还会用离家出走表示抗议。

  “什么?”孙红雷问出口,声音像从远方传来的。

  “你没选我。”

  又一次爆炸,一样的,只是那双他熟悉又陌生的大眼睛里不再全是噬咬了他无数次的不可置信和埋怨,而是另一种绝望和欣慰。

  “我做人还没差到连你都想让我死,真好……”

  “黄磊!!!!”孙红雷第一次吼出了那人的名字,他扭断了一人的脖子抢过了一把冲锋枪,子弹从后面穿透他的肩甲,然后是腹部,疼痛来的很慢又很突然,他眼前一花,接着又明亮起来。

  一张白纸,一支笔,一个投票箱。

  【张艺兴 黄  】

  孙红雷狠狠扔掉了手中的笔。

  “你们,他妈的!你们到底是谁!!”他扯过其中一个蒙面人,枪对准其他沉默的匪徒,“你们别过来!!放了我们!不然我让他没命!”

  “红雷!你冷静点!”黄磊拔高声音劝阻他。

  “你……”子弹扫射过来,人质替他挡住了大半,却还是没能救他一命。

  孙红雷睁开眼睛。

  面前还是那张纸。

  “我操你们大爷!”他朝地下啐了口唾沫。

  ………………

  “红雷……”

  “别劝我冷静,这话听得起茧子了。”

  “你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身功夫了,”黄磊忽视满地的尸体和血,他脸色煞白,有些害怕又有些骄傲地朝他走过来,“他们出手之前你就干掉他们了,简直像有先见一样。走,我们快想方法逃……”

  黄磊的胸口突然绽出一朵血花,越扩越大。

  “红雷……”

  他倒在他前方不到半米,大眼睛还直勾勾地看着他,大片子弹从屋外扫过来。

  ………………

  

  “红雷……呜呜呜……你这是干什么?!这都什么时候了!?!”

  孙红雷抱紧了黄磊,他的唇还贴着他的没离开。

  “我怕来不及了……”

  “啊?”

  “趴下,听我话。”

  孙红雷护住黄磊的头将他按倒在地,身子完完整整覆盖住他的,子弹贴着孙红雷的背划过,他在心里默数了十四秒,然后带着黄磊急向屋子西侧的窗户,接近侧门,他拉他蹲下,停了五秒,一排密密麻麻的射击在他们刚刚站的头高位置扫过。

  “快跑!!翻上去!!”

  屋顶的钢筋砸了下来。

  又是一片血。

  “磊磊,磊磊,对不起,磊磊,我对不起你……”孙红雷匍匐上去拉住黄磊的手。

  血和最后的呜咽呻吟把黄磊的话都堵了回去,他没回应他的道歉和祈求,孙红雷将他的手放在唇边,温度正一点点失掉。

  “找到了,还有一个活的。”通过变声器发出的古怪声音从他身后传来,枪上膛的声音。

  ………………

  孙红雷睁开眼,眼前是白得刺眼的天花板。他感到有些头痛,屋子里弥漫着难闻的酒气,他掀开被坐起身,这是在君悦酒店,床头时钟显示8月9日上午10点29分。这是他们六个人莫名被绑架的那天早上,他前一天晚上没回家,玩得有些大。

  再过二十分钟,黄磊会打电话来问他昨晚去哪儿了,他会支支吾吾编些谎话,然后他会再打电话给他的三个兄弟帮忙编话,再过一个小时,他会在出了宾馆的瞬间被敲晕带走。

  聒噪的手机铃声响起来,孙红雷翻开沙发垫掏出手机。

  “磊磊,”他在那头出声之前抢先开口道。

  “你……”

  “我想你了。我爱你。”

  “你这是怎么了。”电流那头传来黄磊的声音多少有些失真,带着笑意,“大傻子,发什么病呢。”

  孙红雷感到有些恍惚,他有多久没和黄磊说“爱”了,他有多久没好好坐下来和他聊个天了。

  “现在弥补也晚了,昨天纪念日你跑哪里去了?艺兴陪了我一晚上……”

  “艺兴?张艺兴?”

  “对啊,我小徒弟……”

  孙红雷一愣,什么时候纪念日的晚上是那个孩子陪在黄磊身边了。被绑的会有那个孩子是因为他在黄磊身边?

  “磊磊,你别出门,什么人敲门都千万别应。”

  “怎么了?你惹什么事了?孙红雷你有点不对劲……”

  “听我话,行吗?我求你……”

  孙红雷急忙冲出宾馆,闷棍从一旁伸出来,打断了他的话,手机滚落在地。

  “红雷?喂?喂?红雷?”

  TBC

  

  (上)没怎么表现黄胖,等(下)会开始显示黄胖智商的……  

  


评论(15)

热度(70)

  1. Mr.Riley资道点啥 转载了此文字